Welcome to Henan Gulun QuanFA Official website

English | 中文
武术世家

百年传承古轮拳法

言传身授始终如一

177-2976-3777
136-8383-5520

History

Wu Gulun

Current Location : index History Wu Gulun

少林寺白衣殿壁
画中的吴古轮
吴古轮|开山祖师 1831-1914

1831年吴古轮出生于距少林寺35里外的洛阳偃师东管茅村。因地方口音,被后人误传为吴轱轮或吴轱辘。
道光十六年(1836年),5岁的吴古轮因家中贫困而被送到少林寺出家。既是天意使然,更是殊胜因缘所致,吴古轮直接拜入了隐居石沟寺的少林禅武大师,永化堂第14代传人释湛谟门下,得法号寂勤。

皈依即是新生,他开始了一段全然不同的人生。

此处,我们将时间倒回到1828年,即清道光八年。这一年,距离雍正四年(1726年)颁布的禁武令已过去102年,受多年来民间利用少林功夫集众反清的影响,少林寺的境地愈显衰败,禅武的传承早已由公开转入了地下,寺内再也见不到武僧公开习武、演武的场景。今日,在少林寺内尚有一立于1846年的名为《西来堂志善碑》的石碑,如实记载了寺僧传习禅武的场景:“昼习经典,夜演武略,亦祗恪守少林宗风,修文不废武备耳。”当初“夜演武略”的地方就是今天少林寺中的千佛殿,殿中地面依然清晰可见那时练功留下的48个脚坑。

1828年,满清大员完颜麟庆代河南巡抚杨海梁祭祀中岳,慕名欲观少林绝技,未免朝廷追究,寺主矢口否认寺僧习武。麟庆立时对少林寺僧习武作出了具有定性意义的解答:“谕以少林拳勇,自昔有闻,只在谨守清规,保护名山,正不必打诳语。”寺主听到这样一番话后,当时便放下心来,安排武僧为麟庆演练。看完演练后,麟庆赞道:“熊经鸟伸,果然矫捷。”

事情到此本该结束,奈何之后谣言四起,都说麟庆是朝廷的密探,抓到了少林寺违背朝廷禁令依旧习武的证据,清廷准备以此治罪少林。当时的主事和尚考虑到万一谣言是真,少林寺岂不岌岌可危?于是命令当时参加演武的主要僧人分散隐居到少林寺各个下院之中,以望能避过可能到来的灾祸。其中,带领众僧演练的湛谟被安排到了最偏僻的下院——石沟寺。

就是在这里,吴古轮在无数个日日夜夜的参禅习武中度过了他的童年和少年时期。如此苦修加上敦敏的心性和过人的天资,令吴古轮的禅学与武学修为都达到了相当不错的程度。可是,他却一直不得习练少林“无上禅功心意把”的机缘,屡次求学,屡次遭到拒绝。无法之下,吴古轮只得自行偷学。如此三年之后,突有一天,湛谟将他叫至面前,令其演练所学。吴古轮方知三年所谓偷学,师父心中早如明镜,看似不知,实为对他求学之心、毅力、智慧的考校。所幸吴古轮亦不负师父苦心,以三年之功而更胜习练了十年之久的弟子。湛谟谓之“资质可嘉、恒心可喜”,遂悉心传授心意把绝学。后经多年苦修,吴古轮深谙禅武之真髓,心、身、气皆入化境。最终成为少林禅武绝学集大成者,永化堂第15代传人。

据已故少林寺住持释德禅大师说,吴古轮雅号“白虎星”,寺僧以此赞他功夫高超,无可抵挡。“在石沟寺村民中,至今还流传着许多海法、湛谟、寂勤等武僧在寺院练武的传奇故事。什么湛谟‘过河不湿鞋’、寂勤‘夹石成粉’等。据调查,道光时在石沟寺练武的海发、湛谟一系武僧,后来成为少林寺武功的重要传人。海法、湛谟之后的湛举、寂勤、吴山林(寂勤俗子)、贞俊、德根等乃少林寺近现代重要的少林武功传人。现在寺院及登封、偃师、巩义一带社会上所传的许多功法,都是海法、湛谟一系门人传下来的”(见《人类口头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丛书——少林功夫》第一章“少林功夫发展史”,第26页)。 所谓“夹石成粉”、“过河不湿鞋”等,以今人看来不乏传说成分,但据实而论,也并非不可能之事。对于真正的武学大家而言,这是周身之劲相合,心、意、气、力高度凝聚贯通的结果。对于此类看似超乎常人认知的境界,著名拳师薛颠曾言:“言以离奇,实习则明”。

随着清朝统治力减弱,禁教习武的法令已形同虚设,少林寺又恢复了公开习武的传统。加之湛谟年事已高,便安排吴古轮返回少林寺,帮助师叔湛举共同弘扬少林禅武文化。

1860年,举世瞩目的圆明园被毁,清政府先后签订了丧权辱国的《天津条约》和《北京条约》,此之后社会愈发动荡。少林寺当家和尚唯恐少林寺被毁,便开始秘密安排吴古轮离开少林寺还俗,希望他能在民间为少林文化保留一支传承。临行前,为给后人留下拳谱,吴古轮与其师叔湛举带领寺僧再现了1828年为麟庆演武的场景,由吴古轮的弟子,当地画师吴阁绘制。这幅壁画明面上记录了演武这一历史事件,暗中却隐藏了少林六合对练这一上乘实战技法,后人称此为“少林寺白衣殿校拳图”,又称“捶谱图”。

按寺规,凡学过心意把的僧人,为证明自己已经相对全面地继承掌握少林禅武绝学,须经历“打出山门”的考核,唯有通过者才真正有资格离开少林寺而于世间传授少林武学。在保存少林绝学这一使命的促使下,吴古轮成为了少林寺历史上最后一个打出山门的僧人,时为同治八年(1869年)。临行前湛谟慎嘱吴古轮:“不要显山露水,恃武逞强。要细雨湿衣,闲花落地,平和处世,顺其自然,不失其所,普济众生,三宝相续,振兴少林”。

吴古轮还俗后,先居唐庄,娶欧氏为妻,生一女三男,以行医为业。其间吴古轮为还俗武僧且掌握少林绝学心意把的消息不胫而走。常有人登门或拜会切磋,或欲拜师学艺,或欲偷盗甚至强抢想象中的心意把秘本,令吴家倍受其扰。也因此,欧氏在怀四子吴双林时因惊吓担忧动了胎气,产子后的当年,即1879年香消玉殒。同年,吴古轮带着一女三子返回偃师找地隐居,时年吴古轮的次子吴山林四岁。到柏峪沟杨树庙村后,吴古轮从乔家购置一间小院,安家落户。其子孙亦于此处世代传承古轮拳法。

吴古轮僻居一隅,耕种行医,教子传功,演武参禅。通过劳作不断朔本追源,将少林武学来自于生活的修行方法研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。在保留传统的同时,以大智大慧对传统进行改良,使之与当时的社会情况相适应,令后人可以通过生活的点滴修行少林禅武绝学,实可谓开创了新的修行体系,称之为古轮拳法的开山祖师,是实至名归的。